终年

忽然很想写些什么,始终难以开始讲述或者诉说,某些时候几乎沉溺和安静,喜欢这样的感觉,有些年。某些时候期待遇见,然结果却是难以预料。这是两年,时间如水,安详的清晰可见。
也许很多时候应该学会在黑暗中自己想关于未来,然后却始终未曾得见我所希望的未来,也许一切终究难以实现,镜花水月。
怀念这些年来的某些事情,在某个时刻突然停顿,然后不知所措,恍若流年。
人的一生,安静的像戏子,在自己的世界里,独唱属于自己的戏不被了解,终年。
很多时候我无法理解所以无法讲述,很多时候希望理解却无法讲述,这是我们的悲哀和劫难。
水中的鱼终究因为溺水而离开,那么我们呢?却一直无法得知我所要的过去和未来,唯有现在,在手里却抓不住。
不擅长写故事,偶尔思考,偶尔想念,偶尔犯错误,偶尔在人流中突然停下想看看这个世界能给我什么,这是所谓自私,索取不给回报,终究是要用生命的代价去给予,去实现,去浪荡我们的青春,一切只是戏。戏了人走。
想过的事情在某些时候变的真实却不是真实,而是虚幻,在某本书里看到,我在等待一个人,让她带我离开,以任何的方式,去任何的地方,我愿意等她出现,尽管我已经等待了十年,我相信她一直在某处,只是没有出现,或者在某个瞬间错过,然后就是一生。读完痛哭不已。
某些时候我们善于隐藏自己,觉得很坚强,觉得这个世界很大,在某一瞬间却发现,原来是我们自己很小,所以觉得世界很大,理想很高大,但事实是,世界很大,我们却面对着无能为力,除了理想还有缘分,遥远的距离。
在某些文字里反复诉说,在某些话语里,我们是如此的面对而无能为力。

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,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,而有些事情,我们一直也无能为力。安如是说。

分享到:
喜欢 0

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